ylkbx

我们要互相亏欠。。我们要藕断丝连,我家主题曲(*`👅´*)

今天看了一篇文的第二章,想唱歌,唱匆匆那年和爱久见人心

pk少年的评论真的很好玩儿,有人在下面评论痴心错付,带入狗妹的脸甄嬛的表情哭着吼一句:这么多年的真心终究是错付了!!!!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 没有违和感。
想象大葱在对面被狗妹喷一脸口水眼泪,然后懵逼脸,有点好笑[微笑][微笑]哎呀好了好了脑洞收一收……

文看多了总是会记岔,因为有几个片段还是很相似的,最近老在脑子里面转着几个很有画面感的片段。第一个是游戏情节,顶配萝莉砍人,大概是l遇见一个顶级萝莉,搭讪无果,然后l挂机了一会儿,回来被砍死了,去找萝莉扯皮,萝莉说看到你的名字就想砍。后来掉皮的时候l大叫人妖啊!!!w怒了追着他砍。
第二个是撕逼情节,还是某年生日那个微博,l打电话去质问w,w不当回事,l大概是说你什么时候能够意识到我是公众人物这件事,如果你不知道这件事对我有没有影响请下次先问过我,w在局上就突然怒了,本来想教l做人,却听到l哭了,就心软了,然后l就挂了。后来怎么和好的我倒是忘记了。
还有一个因为看的太多了,所以记得是哪篇文,就是一个哭,一个哄,一个说你走我不要你,一个答应着却说你原谅我。反正整段对话就是,要,不要,要,不要,虽然很平常,却有50米大刀的效果。

又想起一个,闹分手,w找上门,l很霸气的把房卡从车窗扔进去,w没接到一脸懵逼。然后w恼羞成怒了,一脚油门,把l带的差点摔一跤。这种才像势均力敌的情侣吵架嘛,哭啼啼还是不够看

还有一个真的不记得在哪里看的了,又是闹分手,w一怒之下走了,l偷偷在后面跟着,后来是因为打电话,听到钟声,w才发现l跟出来了,然后就和好了

停留在1314,这是宿命(¬_¬)可惜r开头的楼没开起来

(ㅍ_ㅍ)

无涯之念(中)

只想用1874梗写个肉,写肉功力退化了

_(:3」∠)_好尴尬 



W感觉自己陷入了无尽的轮回,躁动的灵魂,无处安放的思念,被装进行尸般的躯壳。

他在黑夜的幻影里流浪,被时间抛弃,再也找不到那个命定之人。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W在某一个瞬间从怔忪到清明,会议室里窗明几净,手边的茶热气蒸腾。

电脑的屏保不停的变换,怪异的几何图形在反复拉伸扭曲,莫名的违和。 

W心里一阵不舒服,站起身顺手拎过助理递上来的外套,往外走。

 “你要去哪里?”一个人挡在他面前。 

W皱皱眉,绕过这个人,随口道:“去找L。” 

然而这人却还是站在他的面前,看不清模样:“你找不到他。” 

W停住脚步。 

寒意顺着对方吐出的荒诞话语爬进他的身体,W试图看清楚对面的人,却只觉一片混沌,然而对方还在继续说着那些无比荒谬的故事:“你找不到L,记得吗,你那样的伤过他。” 

“我爱他。”W咬牙切齿道,仿佛向一个胡言乱语的人自证心迹,就可以循着爱的缄言找到那个人。 

呵呵。是吗。爱? 

W似又听到无声的嘲弄,从四面八方而来将他淹没。 

“你找不到他,他可能存在100年之前,又或许是100年之后,但绝不会出现在你的时空里。” 

W在荒谬之外尝到了一丝惊悚,和空洞,他张了张嘴,忘记了要怎样反驳,只觉得心底的凉意顺着血液流淌到四肢百骸,带来彻骨的疼痛。 

他几乎要信了,错过L,他从未想过,错过L,这件事于他意味着什么。 

仿佛胸腔里没有那个持续跳动的物件,只有一片空旷,仿佛一具行尸走肉,浑噩于喧嚣温情的人群中,泯然于世。 

挡在他对面的人终于抬起头,W看见自己的脸,扭曲着,带着恶意又嘲弄的笑容:“你终其一生都见不到L,你们将如两条平行线,永无交集。” 


就如你在现代,他就在蛮荒;你在这颗星球,他就在光年之外,你们永远相隔时空,他一生都找不到自己的那个同类,只能寂寞的、不甘的、绝望的一世又一世的找下去。 

W看见一只手伸过来抵住他的肩膀,轻轻一推。 

他顺势跌入无尽的黑暗中。

无涯之念 上

无涯之念(上) 

我有一个疑问,lofter这么容易翻che吗? 

这两个人是谁,我不知道。 

=========  

推开门的瞬间,橘黄的光铺洒开来,他有一瞬的恍惚,对面的人侧过头,眼睛弯起的弧度刚刚好。 

他们有一个月没有这样面对面站着,期间有不曾间断的电话、短信、视频,却填补不了见与不见间的沟壑。 

 W想要上前,忽又在一瞬间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,堪堪却步。

  L察觉到他不同寻常的情绪,疑惑的看过去,看到一张茫然而不知所措的脸,便起了戏弄的心思,晃晃悠悠的踱步过去,弯下腰靠近W:“看帅哥看傻了吗。”  

鼻尖和鼻尖只有咫尺之距,L是一个喜欢亲昵感觉的人,他软绵绵的笑容,他靠过来的肩膀,他抱着自己的手臂不设防的表情,于W都是不可言说的利器,他离得太近,以至于W感觉自己呼吸一滞,所有的景象和气味都顺着感官混合成夏天柠檬汽水,酸甜滋味在胸口发酵开来。 

 他牵住自己往前,鼻尖靠到零距离,L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懵了一瞬,下一刻露出了然的笑容。 W看见他弯起嘴角,薄薄的唇贴上来。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

身体的交锋往往是最真实的,爱与不爱其实也并不难推测。  

W抱着L亲wen他的唇,对方修长的腿如藤蔓般缠住他,他困在其中像是在末世找到了安生之处。  

L似乎察觉到了他不同以往的情绪,安抚的环住他的颈项,在亲 wen的间隙喘 xi道:“我的嘴明天见不了人了!”  

W置若罔闻,复又拖住他缠绵,唇舌相接却极尽温柔,下 ban 身也不同以往的激烈运 dong,慢条斯理的逼出对方的爱 谷 欠。

  卧室昏黄的光映出L的眉眼,W有些不甘的放过对方的唇,移情卷翘的睫毛,动作轻柔仿佛怕惊动游曳的蝶。  

——我爱你。 

有一只怪物在他的心里叫嚣。  

我爱你,我需要你,我要吃掉你。 

 我要吃掉你的时间,你的声音,你的笑容,你眼底的星星。  

没有人能在你身边,除了我。

  这样的情绪反复缠绕着他,如同附骨之蛆,挥之不去。

  L似乎感受到他的不安,捧起他的脸,看着他。  

他不曾停止下身jiao 合的动作,温柔却又毋庸置疑的攻 势在L的眼角逼出一点湿意,然而更多的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女 眉 意。

 L温热的手贴紧他的脸,声音像浸湿在温泉水里:“你今天怎么了?你在怕些什么?” 


 我怕失去你。  

他怕听到对方继续出言戳穿他已然开裂的伪装,仓皇的du 住对方的唇。  

L很快不设防的沉溺其中,舌尖交 chan中似是而非的尝到一抹微咸的苦意。

心理素质太差了